アーカイブ:2016年01月

淡淡素箋,濃濃墨韻,典雅的文字,浸染塵世探索四十 洗腦情懷;悠悠歲月,嫋嫋茶香,別致的杯盞,盛滿詩樣芳華;雲淡風輕,捧茗品文,靈動的音符,吟唱溫馨暖語:放飛的思緒,漫過四季如歌。讀一段美文,品一盞香茗,聽一曲琴音,拾一抹心情,指尖輕輕敲打,漫漫放飛心情。今生

走在初冬的小徑,沒有看到想像中的蕭瑟、孤寂。 路兩旁依然清影依依,碧緑,淺漾。只是,這趟過秋水的緑,顯得愈發深邃和內斂了。風,也沒有刺骨的寒,只是,相比秋日的風多了一份冷意,這冷,是極微極微的冷,微到會被你輕易略去,抑或,不記。 初冬的陽光和暮秋的陽光找不

行為藝術”一詞源自上個世紀五、六十年代的歐洲,是藝術家用思維和行為過程來進行創作的藝術形式。現在,一些行為怪異者動輒以行為藝術自稱。2014年10月19日,羅馬舉行裸女讀書會,閱讀莎士比亞十四行詩;中國也出現過詩人裸體讀詩的現象。但不知這種做法,能否挽救文化的沉

我們在路邊相遇,含羞的喜歡會遠離,只是嫉妒你與別人的相談甚歡···三個人一起走,我也想要與你比肩,但是總是走在了前面···看著他在你面前意氣風發,與你同在背後默默地注視著,相對而笑,居然心裏很滿足···在你面前,也希望自己是一個強者,幼稚的裝酷,逗你含羞

↑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